听说A站即将如浴火重生?那年我们都欠AcFun一个会员

2019年6月25日11:31:53 评论 84
广告也精彩

最近又一则新闻再次火爆网络,这是我们心目中伟大的弹幕网A站即将如浴火重生,我们都欠AcFun一个会员,因为当我们知道弹幕网站AcFun正式倒闭的时候,就非常的感慨,因为在这个伟大的弹幕网AcFun网站在临终也没收网友一分钱,所以对于这个网站,网友们心目中有着非常不一般的感情,毕竟不要钱白看了人家内容这么多年,总有那么一点感情了是不?

被快手收购的A站即将重生,那年我们都欠AcFun一个会员

在被快手收购的一年时间里,AcFun 一直保持沉默,直到 6 月 18 日,快手对外宣布,任命前网易漫画负责人文旻为 AcFun 新负责人。这是在收购一年之后,快手首次对外宣布与 AcFun 有关的人事任命,这同时也意味着,经过一年的调整,AcFun (以下简称 A 站)终于到了可以对外发声的时候。

对 A 站来说,沉默的这一年是“筑基”时期。从快手调派到 AcFun 的产品负责人周逸飞告诉 PingWest 品玩,(这)就是在还过去十几年欠下来的技术债务。

收购后,快手的技术和产品团队成员对 A 站技术进行了摸底。在他们看来,A 站的技术处于整个互联网最末列的 10%,它“没法支撑大规模的应用,到 1000 万用户的时候就支撑不住了”,他们甚至萌生了“快手为什么要买 A 站?”的想法。

当时的 A 站,无论是技术、业务,还是管理水平都处于历史最低谷。在 2018 年 2 月,出现了长达 10 天的服务器无法访问;同时还深陷拖欠服务器费用,拖欠员工工资等困境之中。千疮百孔,这形容的就是当时的 A 站。

AcFun 这一年:还清技术债务

在收购当时,A 站还剩下 200 多号员工。这个数字听起来不少,但 A 站的产品线除了视频外,还有游戏、图文等非常复杂的业务,拆分出来每个业务的人并不算多,“这就造成什么都有,什么都弱。”AcFun 新负责人文旻告诉品玩 PingWest。

我们甚至可以说,混乱、复杂、落后和不专业,这就是 A 站当时的技术水平。

A 站于 2007 年正式成立。在被收购时,它已经是一家成立十一年的老牌互联网公司了,但这个时候的 A 站没有任何历史遗留的产品文档。这导致后来每个加入公司的成员,只能通过前人的口口相传或猜测,去整理出产品功能背后的策略。这对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无疑是天方夜谭。

加入后的产品负责人周逸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能对产品进行摸底,跟所有产品团队逐个口头沟通,一点点拼出来 A 站在 PC 端、移动端的每个模块的功能,“背后的策略非常复杂,这是口口相传理出来的。”一边整理产品策略,一边将更好的技术方**带到 A 站。

听说A站即将如浴火重生?那年我们都欠AcFun一个会员

A 站历史上经历了多轮动荡,不仅管理层更换了多次,技术团队也有相同问题。每一个技术团队来了后,都试图重构优化 A 站这个系统,但很多都做到一半就离开了,整个系统留下了特别多的‘遗产’。

Acfun 技术负责人李伟博告诉 PingWest 品玩,“整个系统有非常多的年代痕迹,经历了很多代的迭代,很多干到一半的工程。”

李伟博这样形容 A 站的技术“遗产”:第一代的人干了一些事情没有收尾,第二代的人想把这个坑填上,填了一半又没有收尾。第三代的人就不知道第一代、第二代人干了啥。第四代人想干一些别的事情,必须要解决一二三代的问题。

普通用户看到的产品功能,实际上会分部在第一、二、三、四代好几个系统里面,给这个系统造成了很大的复杂性,所以经常炸机。这也不难理解过去“A 站无法访问”成为了“网站特色”,甚至有用户做了个名为“A 站今天挂了吗”的网站,定时检查 A 站能否访问。

但这些都不是最难的问题,“最大的问题,是 A 站原来的服务监控体系不完善。出了问题之后,就不知道哪出了问题,基本上全靠挨个去排查,全靠猜。”李伟博表示,我们做了很多非常基础的工作,把耦合在一起的系统拆开,加上了监控、报警灯功能。

此外,A 站还接入了快手的人工智能推荐技术。虽然人工智能推荐技术是业界都在使用的技术,但之前 A 站的内容推荐全靠人工推荐,整体点击率不高,在引入了快手的人工智能技术后,整体点击率提高了 10 倍。

产品和技术团队要在保持 A 站继续运转的同时,慢慢给他换零件。一开始,他们预估技术更新需要花半年时间,最后却足足在这里耗上了一年。不过这一切都是有价值的,现在“A 站今天挂了吗”已经关站了,A 站也再不会无缘故的炸机了。

A 站在沉默中的尝试

在这一年时间里,A 站不是完全没有动作。在购买番剧上,他们做出了一些尝试。去年秋季,A 站独家购买了 5 部番剧,这是他们一季度内购买最多的一次。其中《佐贺偶像是传奇》总播放量达到 2491.5 万,几乎是 A 站全站其余番剧播放量的总和。

听说A站即将如浴火重生?那年我们都欠AcFun一个会员

此外,A 站还推出了一个名为“老婆总选”的活动,用户投票选出 2018 年年度“A 站老婆”。最终,男性电竞选手孙一峰,以多出 4 万票的极大优势超过了新垣结衣,拿下了这场比赛的冠军。这个结果也侧面证明了 A 站气质如初,这里依旧汇聚了一批二次元、小众、爱恶搞的用户。

A 站的确有一批非常忠心的用户,这些用户都是 A 站十几年来留下的珍贵财富。但作为一家商业公司,A 站决不能只服务于小部分人。

AcFun 是国内第一家的二次元弹幕网站,但“鼻祖”这个名号只能证明它在过去时代的位置,对于更多更年轻的粉丝来说,它只是另一个弹幕网站。曾是 A 站追赶者的哔哩哔哩早在 2018 年 3 月就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了,而那个时候的 A 站还深陷在发不出工资,拖欠服务器费用的困境中。

此时哔哩哔哩已不止在二次元战场中,它正瞄准更大的受众人群,找寻新的战场,而 A 站已经还清过去十几年欠下的技术债,逐步从泥潭深陷中抽身,加入久违踏上的战场。A 站技术跟过去已不可同日而语,李伟博表示,“在全行业来比,至少在视频领域、AI领域相关领域,也是非常领先的水平。”如今它已整装完毕,正待重新出发。

“本身来讲,我们处在的环境,也不允许说你只是把这件事情做好。”文旻表示,在临近的暑期假期,A 站会有一系列动作。并且 A 站是在整个快手体系里,就一定会利用到快手的能力和资源,但至于是以何种形式来进行,目前还未能公开。

根据资料显示,文旻曾任职网易文学漫画事业部副总经理、网易 LOFTER 部门总经理、网易战略研究用户研究总监。曾在社区和二次元领域深耕的他,接下来能将 A 站带向何方?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